起底江西“风水村”:5000人口中400多风水先生

  这个拥有约5000登记人口、位于江西省兴国县的小村庄,竟藏着400多名风水先生。

  “很多坟墓啊,都是靠性命换来的。靠骗啊。我们这农村里面,什么都可以换,老婆不可以换,祖坟不可以换。”

  我翻杂志时得知了三僚村的存在。这个拥有约5000登记人口、位于江西省兴国县的小村庄,竟藏着400多名风水先生,看风水的收入几乎占这个村总收入的一半,是当地的支柱产业。风水先生这个特殊职业,能在中国内陆地区的一个闭塞村庄集中批量地出现,被官方默许甚至支持,这实在令人好奇。

  我从北京出发,一路在赣州市、兴国县、梅窖镇中转停留,最后拦了辆摩托车往村里去。摩托车奔驰的7里路程中,我只看到两则关于三僚的刷墙大广告,一块写着“风生水起”,另一块写着“中国三僚堪舆圣地”。到达后闲逛一圈,发现整个村子只有一家店铺打着直销罗盘的大招牌。但村里有不少新房正在建造,好些乡村别墅已经搭起了基本框架。一辆挂有本地牌号的宝马驶过时扬起尘土。有人告诉我,它属于本村一位名声响亮的风水先生。

  “风水从自古以来吧,你说它都是在秘密进行。这门功夫藏得很深,压得很深,你知道吧。”三僚风水文化景区的导游部经理曾宪利对我说。

  在兴国县文化局和旅游局出版资料的描述中,历史上三僚村共走出“24位国师,72位名师,36位钦天监灵台博士”。如今,“三僚村几乎家家有罗盘,户户子承父业,三僚人每天奔波于新村和都市间,指点迷津,规划建筑。”

  在他们口口相传且深信不疑的故事中,三僚是个先天命中注定、加上后天努力打造的风水宝地。据传在唐末,被尊称为祖师的杨公(杨救贫)带了两个徒弟,一个姓曾,一个姓廖。两姓村民隔着一条由两支水温不一的小溪交汇而成的“阴阳河”,划地而居。杨公千年前相中这里时说,“前有罗经吸石,后有凉伞包袱随身,世代出风水先生”。罗经吸石指的是村里一座碧绿低矮的小山包(又叫罗盘山);包袱指的是后来被划为景点的形似包裹的巨石;凉伞则是一棵瘦削的小松树,前年刚倒掉。这一度引起了某种不吉利的说法,后来村民统一解读口径,说现在大师出门坐小车,用不着伞了,赞扬它“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”。

  到达的第二天,我请了一个名叫廖玉石的人做导游。他40岁,黝黑、平头,穿着一件褐色旧西装,骑着摩托车出现在我面前。他告诉我他是村委会的出纳,是14年党龄的员,也是景区导游,也是风水先生,还代销罗盘,但看风水是主业。16岁初中毕业后他就跟随爷爷和父亲学习风水之术。他说风水先生和党员身份完全不冲突,因为风水术不是迷信,而是一门环境科学。他还告诉我,村委会6个人中有3个是风水先生,村主任这两天就被人请出去“跑地理”了,剩下的人得在他回来前帮助分担一些工作。

  无论事实怎样,村民们都以祖上为荣。知道我从北京来后,廖玉石兴奋地列举出北京最著名的建筑与三僚历史上的紧密关系。在他的讲述中,三僚祖先功业昭彰。“(勘定)八宝山的就是我的祖宗,直系祖宗。”他说,“我是他的第19代。”同样被提及的还有明十三陵、故宫、天坛祈年殿、明长城九镇等。“都是三僚地理大师的作品哪。”

  他带我在村里四处走动,对三僚村民如何进一步设计和改造他们的居住之地一一介绍。他提到廖氏村民聚居的地方,最初有条河直冲而下,并不适合住人。在风水先生的建议下,廖氏村民将河流改道,由南向北开辟了7个形状大小各异的水塘。穿过一条S形的小径时,他解释说,那是依着房子做出来的阴阳八卦。没走几步,他又指着两棵高大茂盛并排而立的古香樟说,栽它们是为了给某座房子化解风煞,遮挡龙脉缺口吹来的北风。“那个最高的,最高的山顶上,”他指引我朝着一叠山峰望去,说,“那个尖,人工把它挑起来的。”类似的改动在三僚村中几乎遍地都是,村民们对每个机关、设置都可以说出逻辑自洽的道理。

  在三僚,每家每户都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下,对自家房屋和祖坟,深思熟虑后选址,小心翼翼地改造。因此,村里的房子很难从整体上看出秩序和章法,各有各的朝向和设计。坟墓也不集中,零零落落借地势而建。

  三僚著名的古墓群位于一片穿山甲形状的山体上。廖玉石跟我举了一个年近80的韩国老太太手持罗盘,坚持爬山考察的例子来强调古墓群的价值。“这等于是一片活教材一样的。”廖玉石指着漫山的坟茔感叹道。

  高低错落的地势让“穿山甲”看起来似乎有很多鳞片,廖玉石说,每一个鳞片都可以做一个坟墓。每个具体的坟墓又结合山脉呈现具体的形状。他指着一个坟墓,说是青蛙形。往左边指了一条山脉,说那是青蛙一只脚,往右边指了一条山脉,说是另一只脚。

  不止我们在古墓群间走动。一个操着广西口音的中年男子,背着挎包,从一块墓地跑到另一块前蹲下,前额几乎贴上墓碑,手中端着金黄色的罗盘。他跑过来递了一根烟给廖玉石,向他打听,“这个龙脉到底在哪里呀?”廖玉石往一条被踩秃了的小径一指。他对跑到三僚人祖坟取经的外地访客已经习惯了。“他也是先生。”廖玉石说,“他是来考察一下。这个地方,三僚,(墓)是怎么做的。以后到外面也就这么给人家做。”位置好的田地对于每户三僚人家都是无价之物。村里从古至今都流传有某人如何骗得风水宝地的故事。“很多坟墓啊,都是靠性命换来的。靠骗啊。我们这农村里面,什么都可以换,老婆不可以换,祖坟不可以换。”廖玉石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